​红杉谈 | 冯提莫放了一首歌,斗鱼被索赔4万元

 二维码


        

有“斗鱼一姐”之称的冯提莫作为平台头部主播,一路高歌猛进。

   

    

   

先是在重庆开个人演唱会;后走出国门,在釜山《DiaFestival》和郑淳元共同演唱;频繁出现在《异口同声》、《蒙面唱将猜猜猜》等综艺节目现场......完全是万千网红主播心中的梦。

   

“人红是非多”,近日,冯提莫因播放他人音乐被判赔的消息,登上了微博热搜

   

    

   

原来,2019年7月,北京法院就冯提莫侵权一案做出最终判决:赔偿原告共计5000多元。

   

2018年2月,冯提莫在一次直播互动中播放了歌曲《恋人心》的片段,时长约1分10秒(歌曲全部时长为3分28秒)。很多主播都会在直播间播放BGM调节气氛,这是很常见的事情。

   

直播结束后,此次直播视频被其制作并保存在斗鱼直播平台上,观众可以通过登录斗鱼直播平台随时随地进行播放观看和分享。

   

    

   

随后,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以斗鱼公司侵害其对词曲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为由,将斗鱼公司诉至北京互联网法院,要求其赔偿涉案歌曲的著作权使用费等共计4万余元。

   

北京互联网法院一审判决斗鱼公司赔偿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经济损失2000元及因诉讼支出的合理费用3200元。

   

斗鱼不服,上诉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

   

斗鱼表示:这锅我不背

   

   

冯提莫在直播时播放了歌曲,平台斗鱼却被起诉赔偿,这波操作合理吗?

   

    

   

斗鱼公司认为,首先,视频是由主播制作并上传、自动保存在平台上的,在此过程中斗鱼公司仅提供了中立的技术、信息存储服务,不构成共同侵权、帮助侵权和单独侵权。

   

其次,其未因涉案视频作品的在线传播获益,部分观看直播的观众对主播进行的礼物打赏,完全出于对主播个人的喜爱与支持,而非因涉案歌曲。

   

另外,斗鱼公司认为音著协主张的音乐著作权使用费标准过高,涉案侵权行为轻微,并未给音著协造成重大损失或其他不利影响。

   

    

   

除此之外,斗鱼公司在接到相关案件的《公证书》后,已删除了相关直播视频文件。

   

但在近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终审判决驳回斗鱼上诉,维持原判,一审判决已生效。

   

法院表示:删了也要担责任

   

   

北京互联网法院认为,首先,音著协起诉的侵权行为并不是冯提莫在直播中放歌的行为,而是这一段直播的视频被上传到斗鱼平台的行为。

    

其次,斗鱼公司是平台短视频的权利人,并且与主播之间按比例分配打赏收益,自然应承担相应责任,删除后也不能免责。

   

短视频直播还有哪些版权坑?

   

   

短视频直播一直是侵权踩雷的重灾区,不止斗鱼和冯提莫,不久前papitube也因旗下博主的短视频配乐侵权被起诉。

   

使用图片挡脸(如乔碧萝)、未经允许唱他人的歌、使用他人歌曲伴舞、直播玩剧情性的游戏、朗诵小说诗歌等,都有可能构成对原作者的著作权侵权。

    

   

除此之外,内容类短视频也面临侵权风险。比如,以“X分钟带你看完电影”爆红的视频主播谷阿莫,遭迪士尼等5家影视公司控告侵权。

   

总结来说,作品未经授权擅自使用都属于侵权,一不小心就要被告。

   

怎么直播不踩坑

   

    

首先,平台会集中购买一些音乐版权,供平台用户在平台内使用。

   

比如,近日腾讯音乐就以30亿欧元收购环球音乐10%股份,一大波版权即将解禁。

   

其次,国内也有一些比较成熟的授权获取渠道,比如音著协,以及类似AGM这类提供罐头音乐等商用音乐授权的网站。

   

还有一种说法是使用国外古典音乐,比如贝多芬、莫扎特等的音乐,不过也要说明出处。著作权法规定作品著作权止于作者死后第50年的12月31日,只要在这个时间之后,是可以自由使用的,但是使用时仍然要说明原作者的身份。

   

    

   

-END-

本文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涉侵权,请联系后台删除

   


联系我们
客服热线:18650482817(9:00-18:00)
福建省福州市台江区鳌峰路423号海西科技金融大厦6层
微信公众号:hongshanwanghong